总裁哥哥别碰我

第1章贱人你不配

夏家书房内,一阵压抑的呻吟声从里面逸出来!

“啊,哦,我……我不签……”

夏清语以一种屈辱的姿势趴在书桌上,身子因为身后男人的撞击,有规律地颤动着。

她脸色潮红,牙关紧咬,想要忍住令人羞愧的呻吟声,但是她仍倔强地看着眼前的一份协议,大眼中溢满了屈辱而又受伤的泪水。

“夏清语,你应该弄清楚你的身份,从你走进我夏家的大门时,你的存在就只有这个意义。”

身后的男人看着她这幅倔强的模样,动作更加的粗暴,他用力拉扯夏清语的长发,迫使她头后仰。

夏清语吃痛,不禁痛呼出声,她抬起眼皮向上看了下她身后的男人,嘴角慢慢扬起一抹苦笑,“我一直都知道我的身份,不用你提醒,我的……哥哥!”

没错,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哥哥,夏长苏,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,因为她是被夏家收养的养女。

从十二岁被夏家收养开始,她的生活便失去了阳光,只有黑暗,表面上她是夏家的养女,实则是女佣;

而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,和她一起被夏家收养的另外一个女儿,夏贝贝,则宛如公主一般。

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,只有夏长苏对她好,她慢慢地喜欢上了这个帅气又阳光的哥哥,但是因为身份,这份喜欢,一直被她小心翼翼地藏在心里。

直到有一天,因为是亲生父母的忌日,夏清语喝多了,不小心爬上了夏长苏的床,两人苟合的场景,被夏长苏的未婚妻林雨琳撞见,林雨琳被刺激了,跑出去,结果出了车祸身亡。

自此,夏长苏恨夏清语,认为是她害死了他的未婚妻,他日日折磨她,让她痛不欲生。

夏长苏被夏清语的话惹恼了,他更加用力地拉扯住她的长发,让她的身子被迫地向后靠紧,两人的交合处贴的更紧。

他凑到夏清语的耳边,低吼道:“贱人,我说过不准你叫我哥哥,你不配。”

贱人!不配!

从夏长苏的嘴中无数次的说出来,夏清语仿佛像是被打上了这两个字的烙印,永远都不能翻身。

听到他话中的怒气,夏清语惨笑一声,“既然如此,那你今天是以什么身份来让我签订这份协议?”

夏清语的目光飘向了书桌上的那份协议,七个黑色粗体字非常显眼,刺痛着她的眼!

器官捐赠同意书!

“好,既然你想知道,那我就让你感受的更加彻底点。”

身后的男人,已经有点气急败坏,他一把将夏清语的身子翻过来,粗暴地再次进去,然后快速地律动起来。

夏清语已经对这样的羞辱麻木了,她的双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,任由着男人在她身上发泄。

在发泄完后,夏长苏抽身离开,厌恶地看了一眼宛如一具尸体的夏清语,一把掐住她的脖子,不耐烦地吼道:

“夏清语,告诉我,我是你的什么人?”

泪水从眼角滑落,夏清语动了动唇,破碎的声音从被扼地发疼的喉咙中发出,“主……人!”

夏长苏对她的回答很满意,将手收了回去,“看在夏家养了你的份上,把这份协议签了。”

协议书被夏长苏甩在夏清语的脸上,她忍着脸上的痛,还有身上的痛,从书桌上起身,将已经被撕烂的衣服整理好,然后仍是倔强地看着夏长苏,缓声说道:

“我不会签,同样都是被夏家收养的女儿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难道我的生命就不是命吗?”

说到这里,泪水从她的眼中默默流出。

“夏清语,你配和贝贝比吗?”夏长苏嘲讽地说道:“当年,你的家人伤了她的心脏,你就要用你的心脏来替他们还债。要不我们夏家收养你做什么?”

原来如此!

夏家收养她,只是为了她的心脏!为了报当年夏贝贝家人,救了夏家的恩!

一瞬间,恨意涌上了她的心头,她用力地一把抓起协议,撕了个粉碎,她发了疯一般地吼叫,“我是不会签这个同意书的!”

满天飞扬的纸屑中,一只大掌狠厉地伸过来,再次锁住了她的脖颈,耳边传来夏长苏冷冽如冰的声音:

“夏清语,我劝你想清楚,否则,你可以想象下,外界知道我们关系的后果。”

他要对外公布他们的关系?

不,不可以!

虽然他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,但是在法律上,夏长苏就是她的哥哥,而他们现在……,这在道德层面上,他们就是在乱伦。

一旦他们的关系公之于众,那她就不能继续在夏家待下去了,可是,调查父母亲的死,才刚有了点眉目,她现在还不能离开夏家……

况且,离开了夏家,也就意味着以后都不能见到他了!

第2章重磅消息

夏清语又惊又慌,可是又不甘就这么签了那份协议,她一改刚才的倔强,带上一丝哀求,道:“你真的忍心要这么做吗?小的时候,你是那么的关心我,我被妈妈打了,你还会偷偷的安慰我……”

“够了!”夏长苏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,“夏清语,之前的事情,你以后都不准再提,在你不知羞耻爬上我的床,害死雨琳之后,你就是我的仇人,而对仇人,我从来不会手软,也不会心软,这份同意书,你今天不签也要签。”

说完,夏长苏又拿过一份新的同意书,丢在夏清语的面前,“签了它!否则你觉得大家知道了是你主动勾引你的哥哥,会怎么想你?你还能在这个社会立足吗?”

夏清语白着脸,失声地笑了下,”让外界知道我们的关系,只会两败俱伤,你身为夏氏集团的堂堂夏少,难道就不怕自己声败名裂吗?“

她不愿他背上这样的名声,可是,她更不能在那份同意书上签字……

但是,夏长苏非常从容地笑着说道:“原来你也在乎名声!我还以为你一点脸皮都没有。不过也谢谢你的关心,到时我会让众人知道,你是如何不要脸地勾引自己的哥哥,你说我会有什么损失吗?”

他的话,宛如一根一根的皮鞭,抽在夏清语的心上,让她泛起一阵阵的钝痛。

当年,确实是她自己爬上了他的床!

夏长苏见她脸色渐渐变的苍白,嘴中吐出的话,更加恶毒,“大家只会骂你不要脸,骂你骚贱,到时你被赶出夏家,别的企业忌惮我们夏氏集团,也不会有任何一家企业敢录用你,你说,你还能在这个城市生存吗?”

夏清语的脸色苍白如纸!

刚才夏长苏的话,完全不是危言耸听,因为他确实有那个能力,能让他独善其身,而她却要背负满身的骂名,还不能在这个城市待下去。

不,她不能离开这里。

也许夏贝贝的心脏病,会随着以后医疗技术的发展,能得到治疗……

况且,那份器官捐赠同意书生效的前提条件是,她死亡。

只要她好好地活下去,就不会有事!

夏清语挣扎了好久,最后,她在夏长苏冷冽地目光下,签订了那份协议。

夏长苏将协议收起来后,看了一眼还处在失神中的夏清语,朝她吼了一句,“滚!”

夏清语的身体里还残留着他的气息,她抱着衣衫不整的身子,忍着下身的疼痛,狼狈地离开书房。。

她偷偷摸摸地回到自己房间,在房门关上的那刻,一双带着怨毒的眸子,恨恨地盯着她,里面迸发出冷冽的毒光。

又到了一个月一次的夏家家庭聚餐。

夏清语虽然身为夏家的人,但是没有资格坐在餐桌旁,此时,她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,服侍着众人吃饭。

“长苏,我和你爸爸给你安排了一门亲事,女方家里条件不错,和我们公司是合作伙伴,你明天去和女方见上一面,如果满意,我们就把这门亲事定下来。”

夏母当晚,便宣布了这一重磅消息。

桌上的人,除了夏父外,每个人脸色各异。

夏长苏淡淡地瞟了一眼夏清语,见她神色如常,他眉头不由微微一皱,沉声说道:“好!”

夏清语垂头站在一旁,很安静,可是放在身旁的手,却在不可抑制地发抖。

一直乖巧吃饭的夏贝贝,默默地将每个人的表情都收进了眼底,一道暗光从她眼中飞快闪过。

夏父和夏母见夏长苏难得这么好说话,眉头一喜,刚要对女方夸奖几句的时候,突然夏贝贝捂着心口,趴在饭桌上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

夏贝贝心脏病发作了!

当下,整个夏家别墅人仰马翻,立马将夏贝贝送去医院。

当天下午,夏清语被夏母指使来到医院,给夏贝贝送鸡汤。

“你来了,我的好姐姐!”

夏贝贝坐在病床上,脸色红润,一点也看不出是心脏病犯了的样子。

夏清语将鸡汤放下,转身就要走。

“等下!”夏贝贝开口叫住了她。

夏贝贝起身下床,走到夏清语面前,她的手中抓着一把药,“夏清语,听说你已经签了器官捐赠同意书,是吗?”

第3章长得太像了

夏清语的手紧紧攥着,冷眼看着她,说道:“没错,怎么,是不是觉得很开心?”

从来到夏家起,她和夏贝贝就没有好好相处过一天,两人争锋相对,当然挑事的一般都是夏贝贝,但是受罚的永远是她。

对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,她一丁点的亲情都没有。

夏贝贝捂着嘴,娇笑着说道:“开心,怎么能不开心?从现在开始,你的命可就和我绑在一起了,要是我不好过,你就别想活了,你说我能不开心吗?但是……”

她嘴角的笑容瞬间消失,换上了狠厉,“但是,我要是不准备好好活下去呢?”

说罢,她将手中的药全部扔出了窗外。

夏清语一脸茫然地看着她。

她瞧不出来,夏贝贝要玩什么花样。

夏贝贝看着她迷茫的样子,嘴角扬起得意的笑,“刚才你也看到了,我专门用来治疗心脏病的药,被你丢出窗外了。”

一下子,夏清语惊醒过来。

夏贝贝这是要故意不吃药,然后让心脏恶化下去,再从她的身上抢走心脏……

她满眼震惊地看着夏贝贝,看着这个外表柔弱,实则心肠歹毒的女人,不敢相信夏贝贝能拿自己的身体做筹码。

“我没有,你别血口喷人。”夏清语大声的指责。

这时,一道磁沉又性感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夏长苏听到里面的吵闹声音,眉头微皱地走进来。

夏贝贝一见是他,立马扑进了他的怀中,指着夏清语,委屈地哭诉着,“哥哥,她把我的药丢出窗外了,她说我就是夏家的累赘,不该活在这世上。”

夏长苏听她说完后,脸色黑的要滴出墨汁来,“夏清语,你才是最不该活在这个世上的人。你刚才是不是把贝贝的药丢了?”

“我没丢,是她自己丢的。”夏清语解释着,眼神清澈地看向夏长苏。

“哥哥,她说谎。”窝在夏长苏怀里的夏贝贝,哭着说道:

“就是她丢了我的药,你不信,可以派人去楼下看看。这药是哥哥专门为我从国外买的,那么贵,我都舍不得吃,怎么会扔掉呢?”

夏长苏冷漠地看了下夏清语,然后对站在门外的助理吩咐了一声。

没过多久,助理上来,手里拿着一些沾了灰尘的药。

“总裁,是有在楼下发现了一些药。”

夏长苏从助理手中接过药,他眼神直直地看着夏清语,将药丢在了她跟前,微怒地低喝,“夏清语,你最好是能给一个解释,否则,这谋害妹妹的名声,你是逃不掉的。”

夏清语心痛地看着他,眼神清澈又坚定,“我没有解释,因为我根本就没做过这样的事!明明就是夏贝贝不想吃药,她想让心脏恶化下去,然后……”抢走我的心脏。

话还没说完,夏长苏的厉喝声打断,“够了,夏清语,你还想狡辩到什么时候?贝贝会是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人?”

“我没有狡辩,夏长苏,你要我怎么做,才能相信我说的话。”夏清语直觉得心口感觉到一阵的钝痛,她无力地解释着。

“谁给你的胆子,直呼我的名字?”夏长苏脸色一下阴沉下来,他眼神如利刃般射在夏清语身上,夏清语忍不住哆嗦了下。

一下子,房间内气氛变得无比凝重压抑。

“好了,哥哥,这次就放过她吧!你再给我买药回来,我乖乖地吃,不就好了!”

一直窝在夏长苏怀中,看着好戏的夏贝贝,柔声替夏清语说着好话。

夏长苏的脸色缓和了下,“夏清语,和贝贝比,你的心简直就是黑的!这次因为贝贝帮你说情,我暂且放过你,要是下次让我看到你对贝贝不利,就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说完,他再也不看夏清语一眼,带着夏贝贝去找医院的院长拿药。

夏清语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清澈如水的眼中慢慢涌出泪水。

夏长苏,我在你的心底,只怕连一粒尘埃都不如吧!

因为夏贝贝住院,夏长苏的相亲被耽误了下,最后女方直接带人来夏家。

当女方出现在夏家的时,引起了不小的震惊。

因为她和林雨琳长的太像了。

她叫童薇薇,童家的惟一一个女儿,也是童氏企业的继承人,可以说和夏长苏是门当户对。

当时,夏长苏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直接同意了这门亲事。

订婚宴在三天后举行。

订婚宴当天,整个酒店变成了粉色玫瑰的海洋。

因为林雨琳说过,她喜欢粉色玫瑰,代表着永远的爱,于是,夏长苏就命人将整个现场布满了粉色的玫瑰。

夏清语一身白色的连衣裙,坐在最不引人瞩目的角落中,看着现场的宾客,不断向夏长苏和童薇薇道贺恭喜。

她脸上神色黯然了几分,不想看到这样的画面,起身要离开,却被一道声音叫住了。

第4章带着杀意

“你是夏清语?”

夏清语转过身一看,是之前的高中同学,秦宇。

曾经在高中的时候,他还给夏清语递过小纸条,算是她的一个爱慕者。

“你好!”夏清语客气地问候了下。

秦宇一脸的喜悦,“夏清语,真的是你,我还以为刚才我认错人了。”

夏清语神情寡淡,她一点都不想再这个地方待,于是便抱歉地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有事先走了。”

“你等等!”

秦宇一着急,伸手就拉住了夏清语的手臂。

夏清语转身,脸上是疏离的笑容,“我真有事,我们下次聊。”

她挣脱开秦宇的手,落荒而逃。

而不远处的夏长苏,冷着眼将这里的画面看在眼里。

夏清语冲进了洗手间,她双手撑在洗手台上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眼眶通红,泪水不断地在蓄积。

她抬手抹掉眼角的泪水!

夏清语,你不能为了他伤心,在他的心里,你什么都不是,只是他泄欲的工具……

她疯狂地将水泼在脸上,试图想让自己忘掉夏长苏。

可是,那道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在她的背后,蓦然地响起。

“夏清语,偷情都偷到我的订婚宴上,你胆子真够大的。”

夏长苏脸色阴沉,踩着危险的步伐,一步步走进来。

在他的脸上,夏清语看到了熟悉的表情,那代表着他发怒了。

只要他一发怒,就会羞辱折磨她。

她惊恐地看着他靠近,颤抖着声音说道:“这里是洗手间,你……”

可是,话还没说完,夏长苏直接将她身上的长裙掀起,直接生硬地挤了进去。

他一边粗鲁地耸动,一边怒不可遏地低喝,“你不是急着让别的男人干你嘛,我现在干的你爽吗?”

夏清语反应过来,知道他说的是秦宇,立马大声解释道:“我没有,在今天之前,我都没有见过他。”

“少狡辩,我不想听你的解释。”

夏长苏怒吼着,此时,他的脑海中只有那日夏清语满是青紫的身子,还有刚才她被秦宇拉住手臂的画面。

他呼吸越来越重,身子的动作也越来越粗鲁。

身子一次比一次重地,撞击着花岗岩洗手台,夏清语觉得她的骨头都要断了。

终于,她承受不住,瘫软在了洗手台上,头重重地磕在水龙头上,晕了过去。

夏长苏见她晕了,立马抽身,急切地俯身查看。

“夏清语,你醒醒!”

夏清语慢悠悠地醒过来,映入眼帘的是,夏长苏那张挂满了焦虑的俊脸。

可是,她一醒过来,他脸上立马换上了冷漠。

夏长苏立起身子,整理着衣服,“夏清语,下次要是再让我看见你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,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了。”

说罢,他直接转身出了洗手间。

在洗手间门关上的那刻,滚烫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地从她眼角落下。

夏清语看着镜子中苍白的脸,失声地笑了一下。

“夏清语,你醒醒,难道你还想让他如小时候一样,温柔待你吗?”

从林雨琳死后,夏长苏能让她活下来,已经是很不错了。

该知足了!

为了调查爸爸妈妈死的真相,她只能这样的,没有自尊地苟活下去。

夏长苏从洗手间出来,没走几步,就遇见了前来寻他的童薇薇,两人简单地聊了几句,便手挽着手地回到了宴会中。

只是离开洗手间的时候,童薇薇意味深长地看了洗手间一眼。

而在不远处,夏贝贝一直在暗中观察。

她眼神狠毒地看着洗手间,但是她看向童薇薇背影的眼神,却是带着杀意。

她咬着牙,戾气从眼中滑过。

所有和我抢哥哥的女人,都该死!

夏清语将自己整理好后,又重新回到了宴会中。

可是,她才刚跨进去,一道人影便朝着她冲过来。

然后,是一声不大不小,足够整个宴会里面的人听到的哭声,“姐姐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”

夏清语低头看了一下身上,白色裙子上,洒了一大片的红酒渍。

而此时,夏贝贝躺在地上,泪眼婆娑地看着自己,眼中满是委屈。

她知道,这又是夏贝贝来找茬了。

可是,此时的她,完全没有心情陪夏贝贝演戏。

她冷漠地看了夏贝贝一眼,打算走开,却突然看见夏贝贝脸色发白,长大嘴巴,艰难地吸气。

看着她这样,夏清语知道,这是夏贝贝的心脏病又犯了。

她想也不想,立马蹲下,双手按在夏贝贝的胸上,要做急救。

“死丫头,要是贝贝有什么意外,我绝对绕不了你。”

闻讯赶来的夏母,一把将夏清语推开,然后叫人抱着夏贝贝,赶紧送去医院。

好好的一场订婚宴,就这样结束了。

夏父和夏长苏留了下来,跟宾客赔礼道歉,而夏清语则被指使着来到了医院。

医院中,夏贝贝经过一番检查后,医生直摇头,“夏小姐心脏已经不堪重负,必须要尽快进行心脏移植手术。”

第5章你真打算反悔

“怎么会?你们不是说还可以撑两年吗?”夏母不相信地说道。

“之前是这样,可是我刚才检查了一番,发现夏小姐的病情恶化很快,她是不是没有按时吃药?”医生疑惑地问道。

“不,贝贝很乖的,而且每天的药,都是我在一旁,看着她吃下去的。”

“那就奇怪了,夏夫人,我能看下夏小姐的药吗?”

“可以!”

医生带着药走了。

夏母眼神恶毒地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夏清语,“小贱人,要是贝贝有了什么意外,你就立马给我把心脏捐出来。”

很快,医生的检查结果出来。

“医生,你说什么?这不可能,贝贝吃的药明明就是治疗心脏病的药,怎么会变成维生素片?”夏母不敢置信地看着手中的药瓶。

瓶身上写的都是英文字母,虽然她不认识,但那确实是治疗心脏病的药。

是长苏专门从国外买回来的!

不可能,肯定是哪里有问题。

她目光落在一旁的夏清语身上,仿佛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样,她快步冲了过去,一把揪住夏清语的头发,凶狠地说道:“小贱人,一定是你,对不对?是你把贝贝的药换成了维生素片。”

夏清语吃痛,用力地夺回自己的头发,大声反驳着,“我没有!夏贝贝出事了,我有什么好处。”

夏贝贝出事,只会让她更加的被动,因为她签的那份器官捐赠同意书。

可是夏母完全不信她的话,伸手掐住她的手臂,就往手术室的方向拖,“你现在马上就给我把心脏取出来,捐给贝贝!”

“我不要,你放开我!”夏清语忍着头皮的疼痛,不断地反抗。

……

两人就这样在医院中拉拉扯扯着。

“都给我住手!”

夏长苏从电梯中走出来,便看见了这样的一幕。

夏母立马放开夏清语,朝着夏长苏跑去,“长苏,快救救贝贝吧!她快不行了……”

夏母将事情,简单地和夏长苏讲了下。

夏清语感觉到头皮轻松了,可是后背却一阵冰冷。

她转过身,便对上了夏长苏冷漠无情的双眼。

他直直地看着夏清语,冷冽地说道:“夏清语,同意书你已经签过了,你打算什么时候履行?”

看着他,一脸认真的表情,夏清语的心如坠入冰窖中。

这是来真的?

她想也不想,转身就要逃。

可是,还没跑出医院,就被夏长苏手下的人抓了回去。

“是你自己动手?还是像你爸妈一样,从楼上跳下去?”

夏长苏将一把匕首放在了她面前,然后便静静地看着她。

看着他一脸冷漠的样子,夏清语脸上的血色逐渐消失,她忍住眼中的酸意,问道:“你真的要这么狠心吗?”

“不是我狠心,是你已经签了器官捐赠同意书,这是你应该做的。”毫无温度的话,从夏长苏的口中吐出,没有一丝的情感波动。

夏清语脸色已经苍白如纸,她惨笑一声,“是啊,我是签了那份协议书,但是你就忍心这么做吗?”

让她自杀?

她是那么的爱他,即便爱的小心翼翼,爱的卑微,但是她从不曾想过,他会这么的无情。

他的话,就仿佛一把把锋利的匕首,将她的心刺了个千疮百孔。

她都悲痛如斯,可是,夏长苏听完她的话,嘲讽地笑道:“夏清语,你是想反悔吗?我告诉你,从我们夏家好心收养你,也只不过是为了你的那颗心脏。因为只有你的心脏,与贝贝的匹配度是最高的。”

夏清语面色凝了下,她记起来,当初被夏家的人领进门之前,被抽了一管子血,她不知道为什么要抽血,现在看来,估计就是拿去和夏贝贝的做配型。

“原来如此!”

夏清语脸上的惨笑更浓,她深深地看了夏长苏一眼,声音中的怒气已经慢慢张成了一张网,“想让我自杀,来成全夏贝贝,你们也太草芥人命了……”

她话还没说完,夏长苏嚇地一下从座椅上起身,欺身上前,低喝道:“夏清语,是你自愿的,没有人逼你!”

“自愿?你好意思说出口,我是在什么情况下,签下这份同意书的,你最清楚。”夏清语无畏地看着他,痛心疾首地说道。

夏长苏冷笑一声,他拿起匕首,塞进夏清语的手中,厉声说道:“不管怎么样,你已经签了同意书,现在贝贝需要了,你就必须给我把心脏捐出来。”

夏清反抗着,不去握那把匕首,“同意书上写的是两年后,所以夏贝贝现在的死活和我没关系。”

“你真打算反悔?”夏长苏眯着眼睛,里面有一道寒光闪过。

第6章你不用插手

夏清语闭嘴不语,她只是定定地看着他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夏长苏握着匕首,架在了夏清语的脖子上,“夏清语,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否则……”

夏清语呲笑一声,“否则,你要亲手杀了我吗?那好啊,你来吧!”

说罢,她将脖子伸长,朝着夏长苏的方向伸了过去。

夏长苏没料到她这个动作,眼看着匕首刀刃就要划过去,他立马将手中的匕首甩在了地板上。

可是,刀刃还是划破了她脖子上的皮肤,一道细细的血珠子立马渗出来,在她雪白的肌肤上,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。

他想也没想朝着夏清语高声吼道:“夏清语,你疯了!”

他刚才还握着匕首的手,在微微发抖。

“我没疯!死在你手里,总比我自己自杀强,至少……“能让你记住我!

夏清语红着眼眶,看着他。

夏长苏凝着眸子,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,抬步离开,“夏清语,不要以为你能躲避掉……”

他径直地离开了,留下夏清语一人,愣愣地站在那里。

等过了好久之后,夏清语才从刚才的紧绷中,缓下一口气来。

她伸出手轻轻碰了一下脖子的伤口。

还好,只是皮外伤。

这时,她的目光落在了被夏长苏甩在地板上的匕首。

她蹲下身,才看到匕首的三分之一部分,已经没入地板中。

可见,刚才夏长苏甩出去的力道是有多大。

夏长苏,你是在乎我的,对吗?

夏清语盯着这把匕首看了许久后,将匕首拔出收了起来。

夏长苏已经将守在外面的人都带走了,因此,夏清语从医院出来的时候,没有人阻拦她。

她看了下人来人往的大街,才发现这个诺大的世界上,能容纳下她的地方几乎没有。

最后,她还是回到了夏家。

幸好,夏父和夏母都在医院中陪夏贝贝。

夏清语松了一口气,她回到房间,将被夏贝贝泼了一身红酒的衣服换下,去洗澡。

等到从卫生间出来后,顶着一头湿漉漉头发的她,拿起吹风机,正准备往插座上插的时候,一股警惕感,从心底突然升起来。

她收回了手,将手里的插头检查了一下。

果不其然,插头明显被人动了手脚。

在电线和插头的接口,一段铜丝,裸露的伸出来,如果刚才夏清语没有警惕,等到她把插头插上去,她就会触电被电死了。

是谁这么狠心?

夏清语想也不用想,就知道是谁了。

现在这个节骨眼上,这么急切盼着她死的,最好是能意外死亡的,就只有夏家的人了。

她沉着眼,将电吹风收起来,然后找来一条干毛巾,坐在床上,一下一下地擦着头发。

父母亲的死亡,她还没有调查清楚,她还不能死……

就在她出神想事情的时候,完全没有留意到,房门被人推开了,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。

“夏清语!”

蓦然地,夏清语头顶上想起一道低沉的男声。

她立马从沉思中清醒过来,抬起头一看,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,夏长苏站在了她的面前。

这么晚,他来做什么?

该不会是……

夏清语想到这里,脸上立马露出一丝的惊恐,身子不由自主地朝床后挪了挪。

可是,每次夏长苏要折磨她的时候,都会叫她去他的房间,他从来都没有来过她的房间。

看着她一会儿惊恐,一会儿疑惑地朝后缩着,夏长苏眉头重重凝起,他大掌一捞,将夏清语拉进来怀中。

“躲什么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夏清语被他拉了个措手不及,一下子重重跌入他的怀中,半干的头发,在他的胸膛上铺散开来。

见她沉默不语,夏长苏垂下眼,朝着她的脖子看了一眼,然后掏出一个东西,塞在了她的手里,“抹这个药,不会留下疤痕。”

说完这句话后,他放开夏清语,转身就离开了。

夏清语错愕地看着刚才夏长苏站立的地方,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要不是手中那个冰凉凉的东西,她一定会觉得刚才的是幻觉。

他是在关心她吗?

而此时的夏长苏,才刚走进房间,夏母紧跟着后脚走了进来。

“长苏,你刚才去了那个死丫头的房间?”夏母沉着脸问道。

夏长苏的脚步顿了下,他转过身来,看向夏母,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问道:“妈,这么晚来找我,有什么事吗?”

夏母惦记着她等下要和夏长苏说的事情,因此也不未去计较,“长苏,你也知道贝贝现在的病情,惟一的办法,只能是做心脏移植手术,为了贝贝能健康的活下去,所以,接下来几天,家里发生的一些事情,你不要插手。”

夏母的话,虽然说的很隐晦,但其实意思很直白了。

未完待续,后续内容更精彩

手机阅读更方便,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,关注后即可接着上文继续 免费阅读哦!

只需两步即可阅读更多免费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