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纵

第一章情劫

我一直天真地认为,自己和宋亦扬的感情很好,也一直认为,他会是我这辈子的唯一男人。即使他变得越来越奇怪,变得对我毫无兴趣,甚至半年没有碰过我。

只是没想到的是,因为这份天真,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却也找到了真正爱我的男人。

深夜凌晨两点,宋亦扬突然胃痛,家里的胃药用完了,我立刻下楼帮他买。

就在我走到寂静夜里的时候,突然一把刀子架在我的脖子上,

“打劫,不许喊!”

我看不见后面男人长什么样子,但是抵在脖子的刀冰寒刺骨,让我浑身发寒。

我吓得一动不敢动,只能任由他把我带到了桥底下。

“把值钱的都拿出来,快!”劫匪的声音冰寒至极。

我吓得浑身发抖,喉咙像是被湿透堵住了,一个字说不出来,颤抖将钱包拿出来递给了他。

“就这么一点钱?把身上的珠宝全部脱下来给我!”劫匪凶狠地命令我。

我吓得浑身发软,举起手的力气都没有,更别说做这些复杂的事情了,只能站着一动不动。

劫匪又对我吼了一声,下一刻刀子在我的脖子划了一下,刺痛感传来,温热的血液立刻流淌出来。

恐惧感完全将我淹没,双脚发软,几乎要跪下来,

“快点,把珠宝都脱下来!”劫匪突然扯一下我的衣服。

因为出来的急,所以我穿着睡衣出来。

啪啪两声,睡衣上的扣子骤然崩掉。

我下意识抱着睡衣护住自己的胸口,但是已经迟了,胸前顿时春光乍泄,我感觉得到后面男人的呼吸,骤然加重。

这一刻,我身上恢复了力气,将脖子上,手腕上的珠宝戒指都扯了下来,用最快的速度丢在地上。

“大哥,我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给你,我保证不会报警。”感受到身后男人带着热气的沉重呼吸,我真的怕了,紧紧抱着自己的胸口。

脖子上的刀子去没有松开,突然劫匪来到了我身前,捡起了地上的珠宝塞到了口袋里面。

下一刻,他的目光却落在了我的胸脯上,一双眼睛在漆黑的桥洞底下,闪过了一丝野狼般的亮光!

他突然踏前一步,抓住我护在胸前的手用力甩走!

我的手比无情地甩开了,然后被他用力地抵在了桥墩上,整个人压了过来!开始贪婪而猖狂地在我的上肆虐起来。

我拼命反抗,但越是反抗劫匪就越兴奋,抱着我贪婪地肆意搓摸。

劫匪直接将我的衣服扯了下去,然后灼热的嘴唇和手掌,不断肆虐。我不断反抗,但是身体的反应却不受控制地开始变化。

在这个男人这种玩弄下,我居然有了反应,情不自禁随着他的动作扭动起来,甚至忍不住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。

劫匪像一直饿狼,不断在吻我的嘴巴,吻我的身体。我的身体居然开始兴奋,他的嘴唇触碰到我身体的不同部位,那个部位就会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!

最后他的嘴唇贴在了我的肩膀用力地吸了一口,我兀然睁大眼睛,忍不住张大嘴巴叫了一声。

身体越来越热,一种强烈的酥痒感将我淹没。

第二章侵袭

这半年来,宋亦扬都没有碰过我,对我变得越来越冷淡,即使由我主动,他都会毫无反应。

一开始我还能忍受,但是久而久之,女人的需求开始泛滥,这种欲求不满的状态几乎让我崩溃。

而此时,劫匪这种侵袭,让我的身体有了反应,就像是一条已经干枯的河流,终于等到了一场倾盆大雨。

我心里在挣扎,但是身体已经控制不住了扭动起来,忍不住让自己的身体更加能迎合身上这粗暴的男人。

略带烟草气息清香味道进入我口中,他抓住我双手,用身体重重压住我,我们的身体开始纠缠扭动不休。

男人侵袭让我脑中一片空白,舌尖和唇上都染满了这个男人的气味,甚至有一种眩晕而舒服的感觉!

残存的理智让我好一会儿才从这种感觉中反应过来,一口重重咬这个男人唇上,然后翻身把他从身上推开。

我立马一边逃跑一边喊了起来:“救命,救命啊!”

但是我才喊了两句,身后突然传来了男人的气息,我霍然转身,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用力重新压在了墙壁上。

他双手一扯就把我的连衣裙撕裂,然后一只手从裙底下就探了进来,粗暴地把我的内裤拉下去。

我吓坏了,拼命挣扎,但是他的手不断在我身上摩挲,薄唇吻遍了我全身。

我开始在他的攻势下失去了力,哗啦啦的声音传来,男人脱掉了裤子。

我下意识想挡住最重要的部分,但是他死死按住了我的双手,身体紧紧把我抵住,我甚至能感受到他身上那种强硬和坚硬!

他的身体压了过来,这一刻,我双腿发软,脑袋嗡的一声,被他这个动作炸得整个脑袋空白一片!

就这个时候,一道亮光从不远处直射过来,然后一声轻喝声传来。

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一个巡逻警员快步走了过来,桥底下顿时响起了皮靴和地板撞击的声音。

我身上的男人浑身一震,然后用极快的速度穿上裤子,下一刻,他抓住我的肩膀,在警察走过来的时候,将我猛然甩了过去!

巡逻警员将我接住,然后桥底下响起了急速的喷跑声,劫匪趁机逃走了!

“这位小姐,你没事吧?”巡逻警察握着我的手臂,支撑着我随时会倒下的身体。

“我……我没事……”我惊魂未定地回答道,然后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身上几乎一丝不挂,赶紧将已经滑落到脚下的裤子穿上。

劫匪逃走了,民警带我去警察局录了口供。整个过程我都神不守舍,双腿间不受控制颤抖着,脑海里面忍不住会想起那个男人压在身上的那种感觉,还有那种,那种渴望被填满的情绪!

这种情绪不停地冲进着我的身体,我试过想让自己不去想,但越不去想,那张渴望却越强烈。

第四章新来的保安

这一晚上,我失眠了,身体很累,但却一夜未眠。我很想抱着宋亦扬,但是想到他刚才的冷漠,从他的身上我已经找不到想要的温暖。

每当我一闭上眼睛,就会有一个男人压过来,不蹲侵蚀我的身体,每当这个时候,我整个人就会不受控制地滚烫起来。

我在床上辗转反侧,身边却是冷漠的躯体,而脑海中,总是会出现桥底下,那个如饿狼般摆弄我的男人。

我不知道是什么睡着的,天亮了,宋亦扬出去后我都不知道。

昨晚我一直在做梦,梦到那个男人又把我拉到了桥底,然后不断侵袭,甚至你真正挺枪跃马闯进了我的身体。

整个梦境都很真实,我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嘤咛声。

直到电话响起,我才惊醒过来,然后下意识看着自己的身体。双脚还在颤抖,却只是一个梦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手机铃声不断在响着,我按着太阳穴用力揉搓了几下让自己清醒一些,然后才拿起手机,看到来电显示是宋亦扬。

“喂,怎么了?”我扶着额头问道。

“老婆,睡醒了?什么时候来店里?”宋亦扬的声音此时却显得特别温柔。

此时我的脑袋很疼,也没有理会他的语气,径直问道:“我刚起床,等下就过去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宋亦扬依然温柔地说道:“昨晚你也累了,那就多睡一会吧,回到店里我给你说个事。”

“好,我晚点过去。”

说完我挂掉电话,起床洗漱好了后,就赶去了珠宝店。

当我来到店里的时候,宋亦扬似乎已经在等我,看到我后,把我招了过去。

我和宋亦扬坐在办公室里面,他突然握着我的手,一脸严肃地看着我:“老婆,昨晚我跟你说的事,我已经找到人了,只要你同意,他立刻就可以上班,负责保护你的安全,我们不能让昨晚的事在发生了。”

我抬起头,有些感动地看着宋亦扬,反握着他的手。

虽然昨晚他在那方面很冷淡,但这时候却显得很体贴,很暖心。

这几年,宋亦扬的事业一直不如意,虽然看着他一直在外面忙,却没有忙出个理所然来,也一直在用我的钱。

但我很支持他出去闯自己的事业,事业是男人生命的另一半。

不过这半年来,他倒是对珠宝店的生意很感兴趣了,一直在店里帮我。

他这时候的体贴让我心情舒服了不少,捏了捏他的耳朵笑着说道:“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,相信你会帮我找到一个很厉害的保镖。”

宋亦扬挑了挑眉说道:“人已经给你找到了,是我一个亲戚,等一下他就会过来。”

我摇摇头,笑了笑说道:“既然是你的亲戚,直接让他上班吧,你的亲戚还不是我的亲戚吗?”

宋亦扬听完我的话,立刻露出了笑容,然后立刻将手从我的怀中抽走,站了起来掏出手机。

我还没反应过来,宋亦扬已经将手抽走,感受着已经空空如也的身躯,昨晚那种冰冷再次袭来。

一个小时后,宋亦扬带着一个男子走进店里,然后带到了我的办公室里面。

男子坐在宋亦扬身旁,从面相看来,给人一种淳朴单纯的感觉。年纪不大,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,但是身体显得很强壮,皮肤是健康的麦子色。

宋亦扬告诉我,这个男子叫蒋默,刚当兵退役出来转业,肯定能做好保镖的工作。

本来我对蒋墨的第一印象不错,觉得他是一个老实的小伙子,也同意了他可以马上上班。

但是后来,蒋墨给我的感觉越来越奇怪,因为我居然感觉好像见过他,尤其他那健硕的身躯,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怎么感觉这个人好像哪里见过?我皱起了眉头,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。

未完待续,后续内容更精彩

手机阅读更方便,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,关注后即可接着上文继续 免费阅读哦!

只需两步即可阅读更多免费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