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个宝宝:总裁娶一送一

第1章:你怎么还

顾乔站在夜总会的门口。

她看着眼前高大而华丽的建筑,一辆辆名贵的车子停下,从车里下来一位位穿着昂贵西装的富贾之人。

她穿着一身廉价的米色长裙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顾乔的脸上画着妆,妆容艳丽,长发披在肩膀上,将那原本清纯温婉的一张脸给遮盖住,就连那一双明亮的眼睛,也被厚厚纤长的睫毛给遮盖住。

一辆车子停下,从车子里面走下了一位中年男子,一边的保镖给他撑着伞,顾乔看着这位中年男子,一张油腻的脸,地中海的发型,啤酒肚,她皱着眉,手指紧紧的攥着。

那名中年男子很明显看中了顾乔,眼底露出贪婪的光,紧紧的盯着顾乔雪白细腻的脖颈。

“多少一晚上。”

顾乔瑟缩着往后躲了一下,但是想起弟弟的手术费,紧紧的咬牙往前走了一步,“三十万。”

“三十万,都够我睡几个嫩模了,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。”男人还是有些不死心,顾乔抗拒着,三十万一分钱都不能少,中年男子不耐烦的走了。

冷风吹在顾乔的脸上,女子裸露在外面雪白的皮肤上起了一层颤栗。

在金碧辉煌的夜总会前,穿着单薄朴素十九岁少女坐在路边,耳边是医生的话,‘你弟弟的心脏不能再拖了,必须尽快手术。’她伸手捂住双脸,肩膀轻轻的颤抖。

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。

突然一道好听的男性嗓音响在顾乔的头顶,“擦擦吧。”

顾乔抬起头,看着那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指,捏着一方手帕,她接过,看着他,男人穿着一身昂贵的黑色西装,有一张致命英俊的脸,一双眼眸漆黑蕴着寒光但是却无凌厉之意。

看着男人打量着她顾乔的心里蒙生起一抹屈辱感,他是不是把她当做这里其他的女人一般,可是,她不就是出来卖的吗?

男人开嗓,嗓音淡而薄,问道,“第一次?”

听着这一道低沉好听的嗓音,顾乔紧紧的握紧了手指,背挺的笔直,“是。”

“多少钱?”

顾乔说道,“三十万。”

站在这名男子身后的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笑着,“三哥,现在处女的价格都这么贵了吗?就连长相随随便便的也敢出口要三十万。”

“三哥,你要是喜欢,不如我给你挑几个,保准比这种货色好。”

那男人淡淡的笑,说道,“把钱给她。”

顾乔看着手中的支票,她眨了眨眼睛,抬起头来的时候,那一行人已经离开了,她看着那一道英俊挺拔的背影穿着一身黑色昂贵的西装,她跑了过去。

“先生——”

顾乔跑过去,她有些焦急,从兜里拿出一张纸还有笔,写下自己的名字还有联系的方式,递给这个男人,极其的倔强,“既然先生不买我,这钱就当是我借先生的,我会还的。”

那男子从她的手里接过,看着上面的联系方式,淡淡一笑,似乎有些嘲讽,“还,你怎么还?”

第2章:追上去

顾乔知道自己现在没有这么多钱,但是她多兼职几分工作,总能还上的,她看着他,眼底似乎有星光闪烁,声音坚定,“我一定会还上的,我不愿意欠别人的东西。”

说完,她转身离开。

顾乔离开之后。

薄砚祁看着手中的纸张,上面写着字迹娟秀的写着‘顾乔’两个字,耳边一个人说道,“三哥,现在这年轻女孩搭讪的方式够特别啊。”

搭讪?

薄砚祁笑了笑,不以为然,刚刚那个女孩,化着妆,但是那一双眼睛,格外的清明,跟这里金钱暧昧的气息显得格格不入,所以,他才过来想帮帮她。

薄砚祁看着手中的纸,刚想扔掉,却发现,这张纸的背面,是一张献血站的收据。

————

顾乔只是回家换了一身衣服,洗了把脸,就匆匆的往医院赶去。

女子的皮肤带着一种失血的苍白色,精致的五官干净娟秀。

交了手术费,看着顾时安进了手术室。

她的心提起来,一直站在手术室门口。

一直等到手术结束,医生说的那一句话,‘手术很成功,不过需要观察几天,你弟弟大约明天能醒过来。”

那一刻,顾乔才卸下所有的力量。

她坐在医院长廊的休息椅上,久久。

————

顾时安第二天醒过来,刚刚动了手术的他很虚弱。

顾乔这几天几乎每天晚上都守在病房里。

顾时安笑了笑,十六岁的男孩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,“姐,你回去吧,我在这里很好,我会自己喊医生的,你不是还要上学吗?”

顾乔摇了摇头,拿起水杯给他倒了一杯水,递到他的手心里,“喝点水。”

顾时安看着她,有些激动的说,“姐,你不会为了我,放弃学业了吧,姐你怎么可以这样,是我连累了你。”

看着顾时安越来越激动,顾乔伸手按住他的肩膀,男孩的肩膀瘦弱,她心里格外难受,“时安,我只是请了几天假,怎么可能不上学呢?你不要多想了,你看看,我来这里陪你,还带了专业书。”

顾乔说着,伸手指了指放在床头柜上的一本书。

顾时安这才放心下来。

“姐姐,你不许我为我做这么多……”

“你是我弟弟,是姐姐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。”

顾乔看着他,因为心脏的原因,俊朗的男孩显得格外的瘦弱,她慢慢的垂下眸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你好好休息,我就在一边,你醒了就喊我。”

顾时安却问道,“姐,哪里来的手术费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

看到顾乔犹豫,顾时安皱眉,心里有一个猜测,顿时激动,“姐姐,你是不是去冷家了。”

顾乔摇了摇头,“没有”

“姐,我就算病死,我也不希望你去求冷家的人。”

“时安……”顾乔轻声说道,“姐姐没有去冷家,你放心,这笔钱是我借来的,跟冷家没有关系,是一位…好心人借给我的…”

好心人。

顾乔想起在夜总会门口,那个穿着昂贵西装,俊美风度的男人,她突然想起男人给她的那一方手帕,昨天回去焦急,不知道给放到哪里了?

一下午,顾乔看着书,但是满脑子都在想着她把这条手帕放哪里了?

下午6点的时候,秦织来到病房看望顾时安,秦织是顾乔朋友,她对秦织说道,“你在这里帮我照顾时安,我出去一下。”

“嗯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卧室里被顾乔找了一个遍。

终于在浴室里面找到了,她将这一方手帕拿起来,银灰色,很简单但是布料精致,没有一丝的图案,这上面似乎还带着很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。

她做好的饭菜,用保温桶装好,拎着走出去。

在等公交车的时候,一辆黑色的宾利车从她面前经过,透过半开的车窗,只是那一瞬,顾乔发现,这就是那天晚上的那位先生。

她怔愣了一下。

追了上去——

第3章:擦肩而过

宾利车内。

司机看了一眼反光镜,看着正在追车的那一道身影,想要跟薄先生说一下,抬起头来看见薄砚祁正在闭目休息,就没有敢出声。

顾乔看着那辆车子越驶越远。

她喘息着停下了脚步。

公交车来了,她收回目光,上了车做了四十分钟的公交来到医院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医院里。

顾时安吃了饭之后想要看书,被顾乔给制止了,她将书拿走,关上灯,“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,只有好好休息,身体才能慢慢的康复这样才能上学。”

“我知道了姐,不用担心我。”

秦织要离开的时候,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来,塞进了顾乔的手里,“这些钱不多,但是你拿着。”

“织织。”顾乔皱眉,二话不说将钱塞进秦织的包里,她跟秦织从高中就认识,多年的闺蜜,秦织的家境一般般,父母是老师,生活也算是不错,但是并不富裕。

“顾乔,时安动手术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告诉我,要不是我在学校没有看到你,我还不知道这件事情,我钱不多,但是这些钱你必须拿着。”

顾乔眼眶一红,“织织,谢谢你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顾时安的身体慢慢的恢复,不过每天都是吃很多药,过一个半月,顾时安出院,回到家里,顾乔利用课下的时间,兼职打了三份工。

时光平静而温暖。

顾时安喜欢画画,顾乔晚上8点从咖啡厅下班之后,去商店给他买了画板跟颜料,拎着往回走,走到家门口的时候,顾乔看着公寓楼下门口,停着一辆银色的轿车。

她拿出钥匙,打开门走进去。

顾时安在看到顾乔回来之后,脸色变缓,他看着坐在沙发的中年男子,冷声说道,“我姐姐回来了,你走吧。”

“时安,爸爸,是来接你的……”

顾乔看着这位中年男子,她认识,这是…顾时安的爸爸…

顾时安比顾乔小三岁,顾乔跟他并不是亲生的姐弟,顾时安是妈妈离开冷家之后收养的,眼前的这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是顾时安的爸爸。

“叔叔,你好。”

“顾乔,我现在在美国的生意有了起色,他妈妈病了,一直在想他,我知道当年的事情是我们不对希望能给他一个补偿的机会,我知道他喜欢画画,已经联系了美国的学校…他的身体不好,我联系了美国的医疗团队,有最好的条件。”

顾乔说道,“我知道了,叔叔,我会劝他的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当晚,顾时安发了脾气,“我不走,我凭什么跟他们走,我生病的时候他们在哪?姐,我不走,我要在这里陪你,姐姐你说过,我是你唯一的亲人,我不会走的。”

顾乔想了很多,她看着顾时安消瘦俊朗的脸,忍住眼底的泪,“可是…你会连累我的…我不想,一直照顾你…”

这句话说完,顾乔已经没有办法在这么平静的面对他,她怕自己下一刻就会哭出来,她跑进了卧室,关上门。

她何尝不想让时安陪在她身边,可是,时安的病只是暂时的好了,他的心脏还需要后续的治疗,只有在美国,才能有更好的治疗。

而且,她相信顾时安的爸爸,会给他最好的治疗条件。

顾乔一夜没有休息,在第二天,她听到楼下传来车辆引擎的声音,她跑到窗前打开窗户看着,昨晚那辆银色的轿车离开了。

她有些慌张的打开门跑出去,看着茶几上留着一张纸条。

‘姐,我不会连累你的。’

此刻,顾乔泣不成声。

还有一张30万的支票,是顾时安的爸爸留下的。

当天晚上,顾乔拿着钱,在夜总会门口等着,她想要将钱还给那位先生。

她就是在这里遇见那位先生的,所以顾乔没有办法,选择在这里等待。

没有等到。

她知道像那种身份尊贵的男人,这些钱不过只能买他的一身西装而已,自然不会在乎,但是她在乎…

她说过会还,就一定会还给他。

连着几天,顾乔都在夜总会门口等着,都没有遇到他,莫非他不喜欢来这种地方,上次来只不过是偶然。

周五的晚上。

顾乔从医院里面出来,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,顾乔让这位朋友给介绍兼职工作,“乔乔啊,我一个朋友在东宫当侍应生,今天晚上要约会,你去替她一下,当晚值班的钱给你双倍,400块怎么样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顾乔赶到‘东宫’化了妆,妆容精致而娇艳,跟平时素净清雅的样子完全不一样。

8楼以上是豪华奢侈的总统套房,只有钻石会员才能进入的地方。

顾乔端着一瓶红酒,走过来,看着房间号,领班说,是8086房间的一位先生点的酒,价值五万一瓶,让她小心点拿。

敲了敲门,顾乔说道,“先生,你要的酒。”

房门从里面被打开,顾乔惊呼一声,手腕被一道力量攥住,手中的红酒也落在地上。

一抹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,带着酒精的味道,炽热而丝毫不温柔的吻压了下来,顾乔挣扎着,但是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,她整个人被压在床上,无法动弹。

“救命,唔……放开…”

她用力拍打着男人的后背,突然她瞪大眼睛,看着近在咫尺的那个男子,英俊深沉的脸,俊美的轮廓,那一双眼睛,如蕴寒星,这是……

第4章:我叫乔

她一震。

是那位先生。

她无数次的在夜总会门口等了他这么久…

“先生…唔…先是我……”她躲着男人的亲吻,但是话语还是吞没于两个人的唇瓣间,薄砚祁似乎无法压制住,身体里面燃烧的火焰,而身下的女孩,似乎无时无刻的不在给他致命的诱惑。

他的嗓音沙哑的厉害,“动什么,会给你钱的。”

这一句话,让顾乔停下了挣扎。

她慢慢闭上眼睛,无助无措,屈辱都涌上心头。

薄砚祁的意识已经被吞噬了,撕下了她的衣服,伸手握住了她的双手举到头顶,不管她的第一次,疯狂的占有她,带着发泄的力量,顾乔紧紧的咬着唇。

那一抹身下的疼痛密密的压来…

疼痛让她眼前一阵阵发黑。

她并没有出声哀求,只是咬牙忍着。

男人意识迷糊的时候,看着那一双明亮的眼睛,喉咙滚动来一下,那一双眼睛干净而清澈,男人沙哑的开口,“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”

顾乔眼底颤了一下。

第二天早上。

顾乔睁开眼睛,第一感觉就是细密的疼痛,她侧过身,看着睡在身侧的男人,半张俊美的脸,她小声开口,“先生…”

她现在仔细的想来,他昨晚上,喝醉了好像是情绪有些失控……

他并不记得她,也是她不过是一个小人物,他怎么可能记得她呢。

顾乔坐起身,身下的疼痛险些让她站不住,咬着牙,快速将衣服换好,空气里,带着暧昧后的气息,她顾不得什么,换好了衣服之后,伸手用手指梳了一下头发。

她看着他,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,这里面有三十万,将这张卡,放在床头柜里面的抽屉里,想到昨晚这个男人问她叫什么名字,她知道这只是男人的醉话,她还是用便签纸写了一个‘乔’字,。

她说过,会把钱还给他。

她打开门,离开了。

—————

蒋映初通过助理打听到他昨天在东宫休息的,早上很早就开车去了东宫,在海城,上流圈里都知道薄砚祁身边的女伴只有她蒋映出,也很自然的把她默认为薄砚祁的女朋友,所以侍应生给了她房卡。

蒋映初打开门来到房间,嗅着空气里,那一抹暧昧寻常的气息,她看着床上凌乱的床单,银灰色床单上一抹红色。

在看着正在熟睡的男人。

紧紧的握着双拳,在嫉妒的同时,她快速的脱下衣服,躺在了男人身边,薄砚祁这个人,看似温润柔情,但是时而阴鸷狠戾,却是个极其负责人的人,尤其是他显赫的家庭,不允许他犯错。

所以…现在是自己唯一的时机。

这是她成为薄太太唯一的机会!

…………

薄砚祁睁开眼睛,看着躺在自己臂弯里的女子,一张美丽精致的脸,但是…男人却立刻皱起眉,似乎是有些意外,他抽出手臂坐起身。

因为他的这个动作,怀中的女子立刻就醒了,睁开眼,眼眶泛红,看着薄砚祁,她咬着唇,一句话都没有说,开始默默的换衣服。

肩膀轻轻的颤着。

薄砚祁抬手压了压眉心,“映初…怎么是你?”

怎么会是蒋映初。

难道自己看错了吗?

昨天他喝了酒,但是不至于会醉,他知道自己是被下了药,记不清,只记得那个女孩有一双明亮的眼睛,那一双眼睛让他心里愧疚,怎么是蒋映初。

蒋映初一双眼睛泛起隐忍的水光,唇瓣咬唇一圈牙印,“我先走了。我们昨晚……什么都没有发生……”

站起身,她脚步趔趄。

薄砚祁看着床单上,一片刺目的红色,他眉心隐隐的一跳,蒋映出走到门口,她了解薄砚祁,若是自己哭诉闹腾,薄砚祁这个男人才不吃这一套。

可是自己主动说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,这个男人心里会升起怜惜之情。再加上她跟在他身边两年,圈里人都知道但是他从来没有公开承认过!

可笑的是,这两年,他压根没有碰过她。

在蒋映初走到门口的时候,薄砚祁淡淡的出声,“映初,对不起……我会…对你负责的…”

未完待续,后续内容更精彩

手机阅读更方便,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,关注后即可接着上文继续 免费阅读哦!

只需两步即可阅读更多免费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