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戏真做

第1章 怀孕风波01

“罗隐家属。”

停顿了五秒,声音再次响起:“罗隐家属,在不在?”

“哦在,在。”李元虚从茫然中回过神来,赶紧疾步走向医生面前,接过B超化验单。

“恭喜,你当爹了。”医生一脸喜色。

李元虚却一脸煞白,犹如五雷轰顶。

妻子罗隐完全不顾李元虚的感受,一甩长发,清脆的高跟鞋踏地的声音就出了B超室迈向过道。

李元虚赶紧追上:“我们昨天结的婚,又是分房睡,你怎么会怀孕?”

他扬了扬手中的化验单,有种想要撕掉的感觉。

罗隐只顾自己走路,表情坦然和平静:“怀孕的事情,想向你说的,可是事情忙,就没有跟你说。”

李元虚气血上冲:“你在欺骗我,告诉我,孩子是谁的?”

他说话简直是在吼叫,声音几乎在整条走廊回响。

罗隐仍然一副平静,完全不当回事。

“傻子都能够猜到。”罗隐冷言相向。

李元虚更是气炸了胸膛,疾走数步,赶上了罗隐,并排走着,语声冷硬的说道:“真是太明显孩子不是我的了,罗隐,你什么意思,你找我就是为了敷衍别人的眼光?”

“你觉得呢?”

罗隐一句冷冰冰的反问。

李元虚更是气不打一处出,他这时已经有了砍人的冲动,但是他还是深呼吸几下,让自己勉强平静:“原来你找我,就是为了给你肚子里的野种能够名正言顺?”

“什么?”罗隐眼睛盯着李元虚的侧脸,“你再敢说‘野种’这个字眼,我罗隐让你后悔一辈子,给你的三十万元也向法院请求拿回。”

罗隐居然在气势上压倒着李元虚。

“你……”

李元虚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他内心也有自知之明,自己不配跟罗隐平等对话,至少罗隐是这样认为的,谁叫他是罗隐以三十万元买来的老公。

他与罗隐不是正常恋爱,也没有谁做过婚姻介绍,只是员工和老板之间换成老公老婆的称谓罢了。

他觉得还是怪自己,为了三十万元,竟然出卖自己的尊严。

罗隐见李元虚没了气焰,秀眉一挑:“接下来你有两条路可走,一条路是不动声色,继续与我这么过,另一条路就是选择离婚,然后还我昨天给你的三十万元,并且双倍赔偿我的精神损失。”

“双倍?这不是吭人?”李元虚警觉起来。

“你怎么说都可以,反正我的目的达到,你要离的话,就得拿出双倍赔偿,拿不出,等着坐牢吧。”罗隐话锋威胁。

“单凭你的嘴上功夫,就让我双倍赔偿?”李元虚也不是傻子,反驳着。

罗隐从精致的包中拿出一份协议扬了扬,嘴角上扬,得意忘形:“这份结婚协议是你签的字按的手印吧,上面有一条款不是说结婚双方两年内不得自动提出离婚,如果中途退出,就得支付对方双倍的精神损失费?”

一张协议书被她扔在了李元虚的脚下。

李元虚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捡了起来,看到上面果然就有一条这样的说明,不由傻了眼。

第2章 怀孕风波02

原来,昨晚罗隐趁着他喝了些酒,拿出许多份合约让他签,他以为只是婚前财产证明一类的东西,大笔一挥,有的还按上了手印。

一切都是罗隐在算计。

不要说双倍赔偿,就单单是昨天的那三十万元也没了,因为李元虚把钱替父母还了一笔债,刚好是三十万元。

“罗隐,你真是工于心计,今天我认栽。”话毕,他作势要把手上的协议撕掉。

“你尽管撕,这只是复印件,撕掉还有原件。”罗隐继续大踏步往前走。

李元虚在她身后一米距离跟着:“为什么你不早点说?”

“早点说的话,我肚内的孩子等不及,还有,你也不会在昨天跟我结婚,昨天是我向父母保证的最后一天期限,所以,棋局只能这样下。”

罗隐总算把真相和盘托出,但还是想当然的态度。

李元虚像泄了气的皮球,想要发火也发不出来。

知道不是被罗隐骗,但是内心的感觉却是比被欺骗更加难受,想起头上的绿帽,作为男人的李元虚内心越来越烦闷。

他们的话,引来身旁患者医生护士的侧目,这让他羞愧无地。

但他只有忍,为了不坐牢,为了前途。

“罗隐,我输了,我选择继续跟你演戏。”

他的话不重,但却听出是肯定口气。

“真的?”罗隐停下脚步,等着李元虚走到自己身边,语笑嫣然,“如果你听我的,我保证每个月支付你一笔钱,作为你陪我演戏的工资,如果你帮我保守秘密到我的孩子出生,我另外给你一笔奖励,反正包你满意。”

虽然恨她,可是看到她嫣然一笑的神态,李元虚又不由心神荡漾。

或许,这是男人的通病吧。

再加上对方加以利诱,李元虚还是因为心动,答应下来。

每个月一笔工资,这可是细水长流。如果离婚时再得到一笔奖励,说不定又是结婚时的那个数目,可是太诱人了。

李元虚虽然极为屈辱,可还是变得低声下气。

罗隐见他如此,脸上洋溢着优越感。

来到医院门口,李元虚实在想找个地方宣泄,阴着脸说道:“B超也做了,今天没什么事了吧,我想离开一会。”

“可以,可是明天另有任务,我们得前去见我的父母,把我怀孕的好事告诉他们,记得早起。”

罗隐眼里满是笑容,李元虚怎么解读,都是嘲讽、轻蔑、玩弄……

他QUSI的心都有了,毕竟,他是脑子健全有自尊的男人。

第二天的回门,罗隐的父母瞧着B超化验单,笑得合不拢嘴,给罗隐做了一道她最喜欢的排骨汤。

对李元虚也不赖,亲若自己的儿子。

但是,李元虚内心没有一点儿温暖,纠结的心只是不表露而已。

但知道李元虚的出生后,他们都狠狠数落了他一翻,说他是吃白饭的,连工作也没有,还说,他们女儿罗隐不会养这样一个闲人。

李元虚刚收了罗隐的四千元好处费,尽管挨骂,也没回应一声,表现没出息女婿的模样。

李元虚母亲多病,欠别人的三十万元钱就是治病花费的,为了照顾她,李元虚才不得不辞掉工作,没想到现在居然成了骂柄。

李元虚心想,自己以后一定要做出个样子来,古人不是说“千金散尽还复来”吗?

第3章 发泄01

母亲治病欠的债还了,李元虚算是暂缓了口气,可却也不甘就这样窝囊的过,在离开罗隐家的路上,他就决定找个体面的工作。

把这事跟罗隐说了,她轻描淡写的告诉李元虚,除了协议上写的他得遵守,其余的时间他自己安排。

这也算稍稍有些人性化,换了件外套就一个人来到街面。

从中午到晚上,逛了半天的招人点,可由于李元虚念的只是三流大学,竟然没有一家公司和部门要他。

夜晚城市的霓虹闪烁,他的身心也随着疲惫下来。

原本想回“家”,与“妻子”罗隐“恩爱”,但想到昨天的事,李元虚就气不打一处来,宁愿在这儿闲逛。

有种想要发泄的冲动。

真是凑巧,这时李元虚来到了一家夜总会门口,几个打扮娇艳的女人朝他走来,他深知自己不是能够消费得起的,急着要走,可一个踩点的女人竟然早就拦在他面前。

她们浓妆艳抹的,团团围住李元虚,让他找不到退路。

“帅哥,进去喝几杯吧,要不了几个钱。”一个抽着高档烟的女人说道。

“我这有急事呢,朋友出车祸了,在医院。”李元虚搪塞着说道。

那女人一愣,随即计上心来,笑着道:“哎呀,帅哥不会是推辞吧,看不起我们的话,里面还有更漂亮的呢。”

“我朋友真的……”

“停,”那女人瞟了李元虚的脸一眼,“你朋友姓甚名谁,电话号码多少,要不要我们买束花去看看他?”

李元虚一下子哑然,紧张的额头冒汗。

“我,其实是没钱。”他再次开脱。

“没钱?”那女人打量了他身上的衣着一会,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,“你身上这身衣服,少说也要三万来块吧,都是名牌,别以为姐不知道。”

李元虚不由心下一虚,也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,这可是罗隐在结婚那天为他买的,没有想到值那么多钱,当场被那女人戳穿,万分难堪。

“看帅哥虽然全身名牌,可是脸色灰暗,肯定是情场失意,这正好,夜总会里面有茶室,又不贵,一小时才四五十块,如果加些其他服务,顶多也就多花一两百块。”那女人能言会道。

“就是,照顾照顾小妹的生意。”

“帅哥开心一下嘛。”

其余姐妹也附和道。

她们连推带拉,李元虚也由于经受了昨天的不痛快,想要发泄一下,而罗隐今天早上给他的四千块钱还在口袋里,心想花费的也就几大百,也就心甘情愿的跟她们走入了夜总会。

先押了三百块钱后,李元虚随便点了两个女子就来到一个包间,很放心的走了进去。

李元虚其实也知道这种包间其实也就喝喝茶和吃些点心唱唱歌,消费应当不会太贵。

一个半小时的时间,李元虚觉得舒坦极了,她们尽情的哄他开心,而他也趁机揩油,算是对罗隐的报复。

其实还想再停留一会,可是李元虚在这时接连接到罗隐的几个电话,所以,他才不得不提前起身。

来到前台,结账时,前台小姐以标准的普通话说道:“先生,你的花费一共是七千九百九十块钱。”

李元虚一下子傻眼了,没有想到竟然被茶托骗了。

但他喝了些红酒,以为自己听错了,问道:“你再看看,是不是多认了一个零,只是七百九十九吧?”

“先生,没看错,确实是七千九百九十块,请问是现金还是刷卡?”

看着前台小姐满以为是的笑容,李元虚就知道不会错了,向她要了明细来看。

明细上写着,法兰西红酒,六千九百元整……

未完待续,后续内容更精彩

手机阅读更方便,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,关注后即可接着上文继续 免费阅读哦!

只需两步即可阅读更多免费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