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来缘浅,奈何情深

第1章 我不会离婚

夜沉如水,寂静无声。

慕云爵抓着何雨潇消瘦的肩头把她抵在墙上,身上散发着重重地酒精味,他眯着眼睛,眸中锐利如刀。

“何雨潇,像你这种心机歹毒的女人,就应该去死!”

何雨潇泛白的嘴唇紧咬出血,眉头紧皱,手中的纸条却依然紧紧握着。

“慕云爵,你看清楚了,至少我现在还是你的妻子,就算歹毒也是为了配得上你的阴暗!”

何雨潇鼓起勇气迎上慕云爵的目光,终于艰难的吐出一句话,身体却是止不住地颤抖。

慕云爵极其厌恶的看着她,骤然反手扣住她的手臂,冷声道:“这一切,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,你之前费尽心机想要嫁给我的时候,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一天!”

咎由自取?何雨潇不禁冷笑出声,纷乱的发丝贴在两鬓,笑得有些痴狂。

“你凭什么说我费尽心机?”

“呸,不要脸!”慕云爵被她气的手都止不住的抖动,这个女人可真是无耻到了极点!

“不管你怎么说,我不会和你离婚的,因为,不仅何芸染怀孕了,我也怀孕了!”

何雨潇看着他的表情却毫不畏惧,将手里的白纸扔到慕云爵的面前,一双明眸坚毅而愤恨。

她忍了这些年,天天看着自己的老公和自己的妹妹出双入对,自己隐藏自己的伤口,不就是为了自己心里对慕云爵的那点爱吗,没想到这还不够,现在,何芸染一怀孕他就来逼她离婚,休想!

“你也怀孕?”

何雨潇愕然望着慕云爵微微上扬的嘴角,那伴着眼眸里的冰冷,更显得阴邪诡异。

她心里,突然激起一阵不好的预感。

慕云爵冷哼一声,脑海里浮现出之前何芸染和他说的话,突然一把拽着何雨潇的手就往外走。

暗黑的医院走道,随着慕云爵步伐的踏入,灯光一路亮起。

还不等何雨潇反应过来,她就被扔进了一个冰冷的病房里。

何雨潇盯着对面正在戴口罩的医生,眼中闪过一丝惶恐。

慕云爵这摆明了是不相信她,所以才会风风火火的半夜来到医院。

医生仔细的检查了很久,朝何雨潇点头一笑摘下口罩,嘴里说着“恭喜何小姐……”

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,站在病房门口的慕云爵一脸的阴沉,如同雕刻的侧脸,此刻在灯光的映衬下,神秘而迷人。

慕云爵越过医生的旁边,还不等医生说完话,就一把拉着何雨潇往外走。

“慕云爵,你要干什么?”

直到被慕云爵带到一间封闭的房间面前,站在门口的何雨潇,终于不耐烦的喊出来。

慕云爵却冷冷地掀起眼眸,幽深的眸子扫射在她的身上,让何雨潇不由浑身一震。

“进去!”

慕云爵的嘴唇拧得没有一丝弧度,命令式的口吻十足吓了何雨潇一跳。

何雨潇盯着空荡荡的屋子,除了最简单的床和床头柜,几乎空无一物。

一贴近整个房间的冷空气,何雨潇不禁浑身涌起一阵阵地寒颤。

手臂突然而来的力道,让何雨潇整个人被甩进了房间。

啪……

门突然被关上的刹那间,房间里,一片漆黑!

“云爵……云爵……”

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何雨潇慌张不已,她拍打着门朝门外哭喊着。

门外的脚步声停留了片刻,随即,越来越远。

何雨潇摸索着打开灯,整个房间才算亮起来。她盯着空荡的屋子,身子不禁蜷缩成一团。

良久,何雨潇渐渐稳定下来,毕竟不管怎么说,既然慕云爵既然已经确定她怀孕了,应该就不会对她怎样。

恐怕他还是不太相信,要留她在这里观察一段时间。

这时,禁闭的门突然打开,闪进来的一道光芒刺痛了何雨潇的双眸。

何雨潇微眯双眼朝门口看去,心里又升起希望,以为是慕云爵回来了,但当她定睛看清时,却看到了妹妹,何芸染的身影。

第2章 代孕

“姐姐!”

何芸染的笑容依旧柔弱无伤,永远是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内里却夹杂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险,让何雨潇在定睛看清后,眉心骤然一惊。

何雨潇再了解自己这个妹妹不过了,她明白,何芸染的出现,绝对不是一个偶然,因为那件事,从小她就忍让这个妹妹,却如何也不能让她满足。

“你来干嘛?”

“来让你,还债!”

何芸染双眸微眯,魅惑至极,却让何雨潇心头闪过一抹不安。

她在人前永远像只柔弱的小白兔,只有她和何雨潇两个人的时候,却从不掩饰自己。

“还债?”

何芸染却并不搭理,何雨潇愕然看着何芸染朝自己走来,一脸地诡异笑容,十分渗人。

何芸染的手抚摸上何雨潇的小腹,让何雨潇全身泛起一阵酥麻。

“我怀孕了,但是因为那场落海,无法生下来。这一切,都是怪你,所以,我要把我肚子里的孩子移到你的这里。”

何雨潇看着何芸染阴邪的眸子,身子不由一颤。

移到她这里?她这是想让她代孕!她肚子里已经有慕云爵的孩子了,还怎么可能这样!

“可是,我也怀孕了!”何雨潇震惊道。

“对呀,正是因为你也怀孕了,才正好可以!拿掉你的孩子,换成我的孩子,这样,一切都刚刚好!”何芸染笑的令人毛骨悚然。

何雨潇皱起眉头,顿时一把打落何芸染的手指,后退了几步硬声道:“不可能!”

这怎么可能!

这一举动,无疑激怒了何芸染,她怒视着何雨潇,言语不留余地的讽刺着她。

“何雨潇,你以为你是谁?顶着你夺来的慕太太身份,就天真的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?笑话……就算是你怀孕了,慕云爵也不会要这个孩子!”

何芸染双手环抱着,轻瞥着即将爆发的何雨潇。

何雨潇云淡风轻地冷笑一声,毫不退缩的朝何芸染回去“芸染,那些事情,别人不清楚就算了,你还会不清楚吗?你的落海,根本不是我做的!”

“闭嘴!”

何芸染上前猛地推了何雨潇一把,何雨潇身子一沉,擦到了旁边的桌角,大腿划出一条血淋淋地痕迹,顿时疼得她嘶哑咧嘴。

“何雨潇,别人都看到了,都知道是你亲手推我落海的,现在因为这个我不能生育,你不该为你自己做的孽还债吗?”

何雨潇无奈地一笑,看着紧逼着她的何芸染,手心不由紧握。

她让了她十多年,这一次,关于一条无辜的生命,她绝对不能容许何芸染乱来。

“芸染,我从小到大都依着你,以前的我都可以既往不咎,这一次,我希望你也能为我想想!”

何芸染盯着何雨潇坚定地神情,立马狂笑出声,此刻何雨潇恳求的言语,在何芸染看来,无疑就是一个跳梁小丑,可笑到了极点。

“我的姐姐,你也太天真了,这一次,无论你答不答应,你都必须接受代孕!不然,你以为他带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顿时,何雨潇的身体就是猛的一震,他带自己来不是为了确诊她真的怀孕的吗?

“云爵哥本来就不待见你,拿掉这个孩子,也许他还会多看你一眼!或者,你也可以试着去求求云爵哥试试……”

何芸染却欣赏着她的表情笑的更阴险了,她说得针针见血,扎得何雨潇的心顿时千穿百孔。

一口一句云爵哥,显出他们亲密无间的关系。

而何雨潇也明白,就算去求慕云爵,他也真的很有可能会顺着何芸染。

毕竟,在他眼里,简直恨透了她!

吱嘎……

门推开的声音惊扰了两个女人,抬头,何雨潇顿时一阵不好的预感传来!

果然,只见何芸染眉心一惊,立马尖叫一声朝床边位置扑去。

门外,一个目光,冰冷夺人,直直地朝何雨潇逼来,还未触及来人,就已经让何雨潇浑身一震。

第3章 谁来对芸染公平

“芸染,你怎么了?”

慕云爵急忙一步地越过何雨潇的旁边一把扶助何芸染,如同一阵凉风吹过,寒冷彻骨。

“云爵哥,姐姐不愿意接受这种双胞胎的代孕模式,这明明没有风险的……但是她却要对我的孩子下手……她容不下这个孩子。”

何芸染哭得梨花带雨,软弱无骨的扑倒在慕云爵怀里,说出的话更是处处彰显何雨潇的恶毒。

什么?双胎?何雨潇突然觉得不对劲了,明明何芸染之前并不是这样告诉自己的。

慕云爵的眸子在看着何芸染的时候,是那样的温柔,温柔得如同一把利刃,割得何雨潇遍体鳞伤的痛。

但却在回头看向何雨潇的时候,变得那样冷,冷到骨子里的厌恶。

“何雨潇,你的心,还真是歹毒啊!”

一字一句,扎心的痛!何雨潇想解释,却只能无奈地笑了一声,她知道,在何芸染面前,任何解释都没有用。

旁边的何芸染拽着慕云爵的衣袖,抽搐着道出“云爵哥,对不起……都怪我不能生育……怪我自己有了云爵哥的孩子也无法生下来……怪我自己……”

何芸染随即低垂眼眸,假装自责地拍打着自己的小腹。慕云爵立马阻止了何芸染,转眼怒视着何雨潇。

“你就那么容不得她?芸染不能生育,都是因为你,现在让你代孕是理所应当!”

慕云爵的话语不容置喙,却惹得何雨潇心里一阵揪疼。

理所应当啊!她何雨潇从第一天嫁给慕云爵开始,她就知道,她无非只是他醉酒后的一个泄欲工具而已,他除了醉酒的时候从不碰她,所以自己肚子里这个孩子,也只是他一个酒后不下心留下的累赘而已!

“理所应当?慕云爵,我是你的妻子,你为什么就不能对我公平一点?”

“公平,我对你公平谁来对芸染公平?”

慕云爵冷声道出,一把抱起床边的何芸染,仔细地检查着她身上有没有受伤。完全没有给何雨潇一个解释的机会。

而一幕幕场景,无疑灼伤了何雨潇的双目。

慕云爵抱着何芸染离开房间后,房门再次被人锁上,何雨潇呆滞地站着原地,低头看着微微隆起的小腹,冷笑出声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间,何雨潇被一个力道推到在床上,身子被完全地压制着。

慕云爵面容突然放大在何雨潇的面前,眼里却是厌恶的神情,慕云爵的手霸道地扳开她的双腿。

“啊……不要”

冰凉地触感以及下体的悸动,让何雨潇惊呼出声,她不断扭曲着身子努力挪开他的手臂。

慕云爵冷冷地掀起眸子,嘴角拧的没有一丝弧度,大手猛然朝她的胸口袭去。

嘶的一声,何雨潇的胸口的衣服破碎,坦露出一片春光。

“不要……我有身孕,这样会让孩子……”

何雨潇倾尽全力地阻止着慕云爵的进攻,声音软弱地恳求着。

慕云爵嘴角微微上扬,却是突然冷哼一声,一把推开何雨潇。讽刺地吼出“何雨潇,你就知道护着自己的孩子,不知道容忍一下芸染的孩子吗?”

何雨潇的身子顿时僵住,抓起被褥挡在胸前,原来,他是在为白天的事惩罚自己。

“我没有,没有想要害芸染的孩子,是她……是她说必须要打掉……”

慕云爵冷眼看着何雨潇楚楚可怜地模样,心里反而愤恨到了极点,没等她说完便厌恶地一把捏住她的下颚,冷声道。

“何雨潇,你积点德吧!我怕你这个歹毒女人生出来的孩子也会和你一样恶毒!所以,手术是必须做的,容不得你答不答应,如果芸染的孩子出了点什么事,我一定让你的孩子陪葬!”

慕云爵的眼神冷到了极点,目光毒辣地扫视着何雨潇的全身,逼得何雨潇顿觉嗓间一抹血腥味。

让她的孩子陪葬?她的孩子,不是他的孩子?

一句话,便让何雨潇喉咙里所有的话都卡在了那里,上不来下不去,堵的难受……

他的心,果然是偏着何芸染的,对慕云爵而言,她何雨潇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毒妇。

何雨潇心脏一阵阵地抽痛,躲在床角泪如雨下。

这时,慕云爵的手机突然响起,他接起电话,大概是公司出了什么事,他的眉头突然皱得很深,怒声呵斥了几句,便丢下她而去。

未完待续,后续内容更精彩

手机阅读更方便,打开微信扫下方二维码,关注后即可接着上文继续 免费阅读哦!

只需两步即可阅读更多免费章节